張敬軒全新創作大碟《Morph》 讓聲音破蛹而出

《Morph》不單是張敬軒加盟英皇娛樂後首張專輯,更是他沉澱多年,再度踏上創作之路,推出的全新創作專輯。Morph本解作變種變體,但軒仔為它定了一個中文名「蛹」。「這是一個演變過程,毛蟲變成蝴蝶,必需經過蛹這個階段,但在蛹中要等多久?過程會否失敗?事前是全不知道。」幸好,專輯的誕生證明軒仔終於破蛹,並蛻變成功,變成美麗的花蝴蝶。十年專輯再翻新 《am/pm》的延續故事要講解《Morph蛹》這張新專輯,時間要先返到2004年。那時候軒仔入行不久,一直以唱作歌手身份推出專輯,而《am/pm》是他自覺水準甚高之作,碟內的〈孤單公園〉及〈Blessing〉也獲得不俗反應。可惜「叫好」這位朋友,總會遇上「不叫座」那位怨家,銷量的低迷令軒仔對創作有所動搖,甚至認定自己的作品難以獲得大家的認同。於是隨後的專輯,軒仔已不再堅持要包辦全碟歌曲,後來一首〈酷愛〉(非軒仔創作)大受歡迎,更叫他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。逃避解決不了問題,這根刺其實一直都在。數年前,軒仔在音樂創作上遇到前所未有的樽頸。既然危坐已沒用,於是毅然決定暫時離開,轉投舞台劇世界。期間參演了《我和秋天有個約會》、《EQUUS》等,結果在舞台和演員身上,得到無窮啟發。「香港舞台劇演員,收入既不穩定亦不高,但他們依然堅持,就是憑自己對行業及社會的一份使命感,堅信自己的作品可以影響別人,這是我一直忽略的。」這個衝擊,令軒仔重拾信心,更決定要在跌倒處站起來,於是重用《am/pm》專輯的概念,以一天為主題,讓大家透過《Morph蛹》,感受張敬軒一天的情感。Non Stop Album 全碟一氣呵成時下樂迷聽歌習慣,多數是按自己喜好自定一個Play List,很少會完完整整地聽整張專輯。不過對於一張大碟,當中的概念往往要靠碟內每首歌去各抒己見才能整合出來,其間歌曲的排序也是影響故事能否說得動聽的關鍵。為令概念更突出,軒仔每次做創作大碟均會預留一些純音樂作間場,將每首歌的情感關聯起來,不過今次野心更大,他希望做一張Non Stop Album。「這是90年代常見的,即歌與歌之間沒有空位,互為緊扣,所以我非常鼓勵大家買張CD回家聽,那份完整性是在網上逐首聽所沒有的。」專輯有3首純音樂(Interlude),它們的出現除了起連接作用,也成為下一首歌的詳盡介紹。例如全碟第一Track,已是長達4分鐘的主題音樂〈Morph〉。它記錄了軒仔重遊兒時入讀過的幼稚園經歷,校舍已拆掉,變成一個遊樂場,遍地碎石路。軒仔特意將步行在碎石路的聲音收錄下來,並放進音樂裡,繼而反思城市發展是否就等於清拆?經濟發展又是否比成長回憶重要?然後帶出〈青春常駐〉,一首送給香港的情歌。很想留住很多美好的人和事,可惜時光這個壞人冷冷地拒絕。另一首純音樂〈Awaiting〉,會聽到一陣陣的雨聲,這是軒仔在某個下雨晚上,於灣仔街頭錄下的。「喜歡雨天,因為它讓你可獨自撐著傘,站在街上任意沉溺,就似在等一個人出現。」這種感覺,呼應了緊隨的一首〈靈魂相認〉,每個人其實都在等一個跟自己Perfect Match的另一半。至於最後一首純音樂〈Golden Age〉,是軒仔要求Johnny Yim寫,藉著一首近似蕭邦作品的鋼琴曲,去紀錄80年代香港紫醉金迷,不夜天的繁華年代。自我製造的燦爛90年代軒仔是個酷愛舊香港情懷的人,所以大碟的曲式特意傾向較為90年代。既然要向那個時代致敬,就連錄音器材,也是親自在網上競投一些舊機回來,希望將那時代的聲音,原原本本地帶到2014年。「8、90年代確是香港的輝煌時期,單是音樂大師已有顧嘉煇、徐日勤、倫永亮等。自己不時幻想如果可以活躍於那個時代的樂壇,是多麼美好!」所以一有機會,他便會營造一個類近的景象,讓自己盡情感受,陶醉一下。亂世之中,張敬軒希望用音樂把樂迷的觸覺喚醒,為時代高歌。全新個人創作大碟《Morph》10月破繭而出!首發平台:iTunes : https://itunes.apple.com/hk/album/morph/id927355738?uo=4&at=11l3MmQQ音樂:http://y.qq.com/#type=album&mid=001oduq03LDR1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