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ey 容祖兒全新EP《Me, re-do》,黃偉文全方位企劃,復刻年代,出門四件事,完美聯乘,締造耳朵 ”幸福元”

容祖兒(Joey)與黃偉文(Wyman),早於2001年華麗邂逅開始,之後二人便合作無間。Wyman為Joey塑造出28個我,Joey亦盡全力將每首作品唱至我的驕傲。只是市場需求限制了創作趣味,一首首的悲慘苦情歌縱然受歡迎,但已滿足不到二人。就趁還未心淡一刻,Wyman向Joey提議,在她事業中騰出一張EP的位置,由他施展分身術擔任唱片監製,製作出一張不用理會市場,純以旋律動聽及帶復刻感的EP。事實證明,市場是需要刺激的,碟內3首派台作《天然呆》《樂觀》及《這麼近(那麼遠) 》都獲得樂迷讚賞,叫人另眼相看。 除了監製,Wyman更擔任創作總監,包辦全碟構思,創作及封套美指等,全方位企劃令整張唱片貫通內外。這次,Wyman把西方結婚習俗作骨幹,以新娘出嫁時必會集齊的四樣物件為主線,包括:「Something Old, Something New, Something Borrow and Something Blue(舊的、新的、借來的及藍色的)。」舊的含有歷史意義;新的代表新開始;借的是從朋友借來的福氣;藍色則有着純潔、忠誠和愛情的意思。只要集合這四件事,便是新娘子的幸福元。於是,你會看到; Something Old,有殿堂級的五輪真弓作曲的《樂觀》;Something New有新進作曲人翁瑋盈的《天然呆》;Something Borrow有向張學友借來,同為Wyman填詞的作品《這麼近(那麼遠)》;Something Blue則於唱片封套上呈現,而第四首歌《飄紅》便集合這四元的總結! 唱片封套刻意把Joey塑造成80年代日系女星的味道並呈現由內散發出嚟的幸福感,配以沙龍式攝影手法,簡潔鮮明的影像跟80’s年代的一模一樣,舊瓶新酒,別有風味,剛拍攝時Joey看著鏡頭顯得不知所措,幾番拆騰,Wyman靈機一動即道:「好似高圓圓咁幸福嘅!」Joey就像被開竅一樣,不消5分鐘便完成拍攝!而碟內Joey帶上墨鏡披上頭紗,就像 Bridal Shower 一樣,希望跟大家分享這幸福元! 碟名《Me, re-do》,正符合今次專輯復刻的主題,而re-do更隱含We do的意思,正好說出這是二人聯乘的「傑作」!為求令封套更添日系情懷,刻意找來日系能手謝昭人(前進!電波少年)任封套設計,更為碟內的文字翻譯成日文,能看懂日文的樂迷們會以為是譯音錯了,實是昭人的刻意安排,特意混合雙重意義! 專輯內4首幸福元包括:呆遊法國風情第一主打《天然呆》,一代歌后五輪真弓為祖兒打造,樂觀地唱悲觀事的《樂觀》,讓經典傳承的《這麼近(那麼遠)》,縱變痴呆,迷迷糊糊仍深愛的《飄紅》!復刻情感,幸福打造,容祖兒《Me, re-do》專輯,4月9日出門必備!